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幸福像花儿一样

学习母语,尊重母语,正确使用母语,努力维护母语的纯洁和健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. 对我们的母语总是存有深深的敬畏之情,从不敢乱用,看到那些不符合汉语规范的字、词、句,总想说一说,也算是一个“医生”吧。但水平有限,难免会有“误诊”的时候,希望大家监督,提出批评和建议,我一定虚心接受。 2.喜欢集邮,特别钟情于邮戳及各种民间邮刊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〖趣谈汉字〗 谈“牛”  

2014-09-30 17:31:35|  分类: 字里乾坤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jindeshen2007《〖趣谈汉字〗 谈“牛”》

趣谈汉字

谈“牛”

 

      〖趣谈汉字〗  谈“牛” - jindeshen2007 - 狂者余一的博客甲骨文   〖趣谈汉字〗  谈“牛” - jindeshen2007 - 狂者余一的博客小篆

 

    《说文》曰:“牛,大牲也。牛,件也;件,事理也。象角头三封尾之形。〖注〗徐锴曰:件,若言物一件、二件也。封,高起也。”段玉裁注:“事也者,谓能事其事也,牛任耕理也者;谓其文理可分析也,庖丁解牛,依乎天理。角头三者,谓上三岐者象两角与头为三也;封者,肩甲坟起之处;尾者,谓直画下垂像。羊、豕、马、象皆像其四足,牛略之者,可思而得也。”

在古代,牛除了耕田、拉车,供人驱使外,还是祭祀的主要贡品。《礼·曲礼》曰:“凡祭宗庙之礼,牛曰一元大武。”正因为此,“犧(牺)”、“牲”二字皆从“牜”旁。

《说文》曰:“牲,牛完全。从牛,生声。”《周礼·庖人》曰:“始养之曰畜,将用之曰牲。是牲者祭祀之牛也,而羊豕亦以类称之。”《说文》又曰:“犧,宗庙之牲也。从牛,羲声。”由此可见,“犧(牺)”、“牲”本是一义。然而,《曲礼》有“天子以犧牛”句,郑玄注云:“犧,纯毛也。”这就是说,“犧”是毛色特别纯的牛。

华夏先民豢养、训化牛的历史始于何时虽不可考,但历史相当悠久当是不容置疑的。传说中的国人之始祖伏羲氏,又称作“伏犧”、“庖犧”。据此充分证明,从那时起,我先民已开始有了以豢养牛为主要牲畜的畜牧业。

后来“仓颉造字”,与畜牧业相关的、而且是相当重要的字,不少是以“牜”作边旁的。如:称“畜父”为“牡”,雄牛叫“特”;称“畜母”为“牝”;牛子称为“犊”,直到现在,初生儿的妮称就叫“犊子”;养牛马之圈唤作“牢”,就连如今关押犯人的监舍也叫“牢”;引导牲畜前行的动作是“牽(牵)”……

中国古代有许多与牛有关的著名事件,现举二例:

    据《左传·哀公十七年》(公元前478)记载:“(鲁哀)公会齐侯,盟于蒙,孟武伯相。齐侯稽首,公拜。齐人怒,武伯曰:‘非天子,寡君无所稽首。’武伯问于高柴曰:‘诸侯盟,谁执牛耳?’” 这里的执牛耳指盟主。郑玄注:合诸侯者,必割牛耳,取其血,歃之以盟。珠槃以盛牛耳,司盟者执之。

    有则火牛阵的故事,说的是战国后期齐将田单击败燕军的史实。公元前279年,坚守即墨的田单派人向围城的燕军诈降,使燕将骑劫为之麻痹。田单乃收城中,得牛千余,为绛缯衣,画以五彩龙纹,束兵刃于其角,而灌脂束苇于其尾,烧其端,凿城数十穴,夜纵牛,壮士五千随其后。牛尾热,怒而奔燕军。燕军大惊,视牛皆龙纹,所触尽死伤。而城中鼓噪从之,老弱皆击铜器为声,声动天地。燕军大骇,败走。齐人杀骑劫,追亡逐北,所过城邑皆叛燕,复为齐。田单兵日益多,乘胜,燕日败亡,走至河上,而齐七十余城皆复焉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》)


附旧作一则:“物”这种牛真牛!

    〖趣谈汉字〗  谈“牛” - jindeshen2007 - 狂者余一的博客〖趣谈汉字〗  谈“牛” - jindeshen2007 - 狂者余一的博客

      “物华天宝,龙光射牛斗之墟。人杰地灵,徐孺下陈蕃之榻。”此乃王勃《滕王阁序》之千古佳句。何谓“物华天宝”?世间万物皆是天地赐予人类的宝贝啊!

    《说文解字》曰:“物,万物也。牛为大物,天地之数,起于牵牛,故从牛,勿声。”然而,许慎的“万物”说并非“物”的本义,而“起于牵牛”的溯源更是多遭质疑。

    “物”原指杂色牛。《诗·小雅·无羊》:“三十维物。”毛传:“异毛色者三十。”后亦指杂色旗。《周礼·春官·保章氏》:“通帛为旜,杂帛为物。”郑玄注:“通帛谓大赤,从周正色,无饰;杂帛者,以帛素色饰其侧。”近代王国维在《释物》中讲:“许君说甚迂曲。古者谓杂帛为物,盖由物本杂色牛之名,后推之以名杂帛。《诗·小雅》曰,三十维物,尔牲则具。传云,异毛色者三十也。实则三十维物,与三百维群……句法正同,谓杂色牛三十也。由杂色牛之名,因之以名杂帛,更因以名万有不齐之庶物,斯文字引申之通例矣。”商承祚(1902 -1991《殷虚文字类编》云:“卜辞屡曰物牛,以谊(义)考之,物当是杂牛之名。”

    从牛的一个品种亦或代指三十头牛,到泛指“万物”,“物”这个概念简直就像“牛魔王”一样变化多端,难怪孙悟空要尊“牛魔王”为大哥。如今,“物”的外延还在继续扩大,尤其是思想家把“物(质)”引入哲学范畴,“物质第一性”的论断就是唯物主义宇宙观,成了辩证唯物主义的理论基石。

    当今社会,物质大大的丰富了;但人们的物质占有欲也随之膨胀,有的甚至到了物欲横流的地步。客观地说,“物”是用来满足人们生活的,它本是好东西。可是,“物”如果被异化——“过”或“不平”——则“物极必反”。

    辛弃疾在《沁园春·将止酒、戒酒杯使勿近》中唱道:“怨无大小,生于所爱;物无美恶,过则为灾。”他的意思是:怨是因为有所爱而产生的;对物的过分偏好则会带来灾祸。

    韩愈《送孟东野序》云:“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。草木之无声,风挠之鸣;水之无声,风荡之鸣。”“鸣”是由于“物不平”引起的,这就叫“不平则鸣”。

    在商品社会里,有物就有价。近年来物价犹如脱缰之劣马,一发不可收。这可不是好现象,得设法制止才是!《后汉书·朱浮传》里说得好:“物暴长者必夭折”,可谓金玉良言,一针见血啊!

    物壮则老,物盛则衰,古今一理。“物”,可以牛,但不能“太牛”,牛“太牛”则“犟”。犟牛就得套笼头,把它罩住;罩不住,其祸无穷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