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幸福像花儿一样

学习母语,尊重母语,正确使用母语,努力维护母语的纯洁和健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. 对我们的母语总是存有深深的敬畏之情,从不敢乱用,看到那些不符合汉语规范的字、词、句,总想说一说,也算是一个“医生”吧。但水平有限,难免会有“误诊”的时候,希望大家监督,提出批评和建议,我一定虚心接受。 2.喜欢集邮,特别钟情于邮戳及各种民间邮刊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语言的节奏  

2014-07-28 05:44:34|  分类: 语文论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关于语言的节奏关于语言的节奏 - 李学东 - 幸福像花儿一样

 

先说一个笑话给你听:多年前我写过一个短篇小说叫《小三线之恋》,某文学刊物的编辑一看题目即惊叫了一声,呀,是关于小三儿的呀,没想到刘老师还怪时尚哩!我稍稍愣了一下,马上意识到这小子是将句子给我断错了,我说,你再将题目念一遍!他照例地念道,不是小三儿线之恋吗?我说,王安忆写过一个《锦绣谷之恋》你应该知道吧?你念一遍我听!他说,不是锦绣谷之恋?有问题吗?我说你小子怎么不念成“锦绣儿谷之恋”?他嘿嘿地就笑了,哦,是这么个小三线之恋,我还以为是小三儿线之恋哩!

我告诉他,三线指的是军工企业,有大三线、小三线之别,国家办的叫大三线,省里办的叫小三线。他说,噢,你这么一说,我就明白了。

可我还是将题目改了。我寻思,该小子是刊物的编辑,有一定的文学素养,尚且发生如此误会,若是一般读者看到这样的题目呢?遂将题目改成了《临时工》。

这里面就有一个语言的节奏问题。汉语是一种具有音乐美或韵律美的语种,其美的本质就在于节奏。节奏是汉语语音在一定时间里呈现的长短、高低和轻重等有规律的起伏状况。作家利用这个节奏抒发自己的情感,阅读者则随着它的旋律产生出情感共鸣。

仔细琢磨一下,我们说的每一句话,其实都是由几个组块构成的。比方“第五届工人运动会开幕”这么一句话,即由两个组块构成,一是“第五届工人运动会”,二是“开幕”,你在不该停顿的地方大喘气,意思就拧了。我曾听某位领导人宣布这件事,他这么说,第五届工人运动,啊,会开幕!我当时即寻思,这人长期做过工会领导工作定了,对工人运动特别敏感,格外有感情。

现代认知心理学认为,对言语的理解即是对话语的组块作出反应。事实上,无论是言语的产生还是感知,都是以组块的方式实施的。一方面,人在说话的时候,尤其是在说一个较长的句子或短语的时候,既不是一口气毫无间断地说出来,也不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崩出来,或者一词一顿、离散地说出来,而是根据当时语义表达的需要,把若干个词组合成较大的节奏组块,然后一群一簇地说出来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语言的节奏,就是说话和听话时跟语义表达或理解相关的组词断句的语音体现,是由语义的表达和理解需要所决定的一种旋律。

关于语言的节奏 - 李学东 - 幸福像花儿一样

语言节奏的形成,也与一个地区的方言及口音有关。比方我们山东人,受山东快书的影响,容易将一般的句子自觉或不自觉地往顺口溜上说。我小时学过一篇课文叫“小铁锤”,开头几句是这样:小铁锤,十五岁,矮矮的个子,很结实,民兵常叫他出去,探听消息。我背这篇课文的时候,就喜欢往押韵上背:小铁锤十五岁,矮矮的个子很结实,民兵常叫他出去,探听、消息。这一押韵,好背了,不押韵的句子背起来会格外难。

但在同一个地区,每一个人说话的节奏也不一样,比方背由十一个数字组成的手机号码,有的喜欢按三四四的节奏背,即先背三个数,再四个数四个数地背,有的则喜欢按四三四的节奏背。因为发生不了歧义,你怎么舒服怎么背都无妨。

语言的节奏是由语义决定的,这就有硬性的规定,必须这么说。比方“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”这句话,其组块是四三的节奏,意思才准确。若按三四的节奏来读呢,顺口是顺口了,但意思拧了。我当兵时,有一个机关的协理员就喜欢按三四的节奏来,念成“有心栽,花花不开;无心插,柳柳成荫”。有人私下里给他纠正,他还不服气:我这么说也没错,你特意地去栽花呀,它是什么花也不开,叫花花不开;你无意地弄根柳条随便一插呢,它是插一棵,活一棵,叫柳柳成荫。他读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也照此办理。该句的组块结构是五二的节奏,但他要按四三的节奏读,成了“先天下之,忧而忧;后天下之,乐而乐。”他是这样解释的:先下生的人,永远是忧愁的,忧了还忧,叫忧而忧;后下生的人呢,就永远快乐,乐了还乐,故而叫乐而乐。如此解释,听上去似乎也有点道理,但学生要这么答,绝对错误!

这是对语言节奏的感知者说的,而对语言节奏的制造者——文章的作者来说呢,就更重要。它是语言是否流畅、是否可读的关键之所在。没有谁喜欢看那些读起来磕磕绊绊,毫无规律和节奏可言的东西。是否可读乃文章第一要义,之后才可能谈及思想性和文学性的问题。

如何使语言具有音乐美或韵律美?这个问题从理论上探讨挺复杂,但我一说你就明白。如同唱歌一样,2/4的节拍是进行曲,可以按着它的节奏踏步或走路,可正走得好好的,你突然换成3/4的节拍,那就会很别扭,队伍也肯定会乱套。一篇文章可不可以将节奏变一下呢?可以呀,但要有过渡,而且过渡得要很自然,不露痕迹。如同京剧里面,可以从西皮流水转到二黄或反二黄,但一定有“过门”一样。关于语言的节奏 - 李学东 - 幸福像花儿一样

       再就是,一篇文章写完,自己多看几遍或默读一遍,我到现在仍然坚持着,头晚写了一两千字的小东西,第二天我绝对要到山上背一遍再发走。
       有了可读性,当然还得有信息量或含金量。如今的一些官话、套话、车轱辘话也挺流畅,挺顺口,老百姓还是不喜欢听,但那是另一回事儿了。

    ——摘自《大众日报》201472511版, 作者:刘玉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1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