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幸福像花儿一样

学习母语,尊重母语,正确使用母语,努力维护母语的纯洁和健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. 对我们的母语总是存有深深的敬畏之情,从不敢乱用,看到那些不符合汉语规范的字、词、句,总想说一说,也算是一个“医生”吧。但水平有限,难免会有“误诊”的时候,希望大家监督,提出批评和建议,我一定虚心接受。 2.喜欢集邮,特别钟情于邮戳及各种民间邮刊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范睢还是范雎?  

2014-05-11 07:09:48|  分类: 火眼金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范睢还是范雎?范睢还是范雎? - 李学东 - 幸福像花儿一样

 

3月份的时候,购得韩兆琦主译的《史记》(中华书局出版)一套四册,发现卷七十九的题目在目录和正文中是不一致的。目录作《范睢蔡泽列传》,而正文则作《范雎蔡泽列传》,到底哪个是正确的呢?疑惑之际,正巧读到金文明先生针对此的一篇纠错文章,读后使我茅塞顿开。为了解开更多人心中的疑惑,现将金先生的大作转录如下。


标点本《史记》卷七十九为《范睢蔡泽列传》,“睢”字从“目”,音suī(虽);日本学者泷川资言《史记会注考证》则从“且”作“雎”,音jū(居)。中国当代两部有较大影响的辞典——修订版《辞源》和《辞海》,也是一作“范睢”,一作“范雎”。究竟何者是正确的呢?

有一种意见认为,《史记》标点本所用的底本是清朝后期“校刊相当精审的善本(金陵局本)”,标点者又是顾颉刚先生等著名史学家,具有相当大的权威性,而且上海古籍出版社新出的《战国策》和中华书局的《资治通鉴》标点本此字也都从“目”不从“且”。《战国策·秦策三》“范子因王稽入秦”,宋鲍彪注云:“名睢。”元吴师道补正曰:“睢,音虽。”《资治通鉴·周赧王四十五年》“魏人范睢”下,元胡三省注云:“睢,音虽。”两位元代学者都用注音肯定了此字是“睢”而不是“雎”,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了。

但是,上述意见却并不正确。清代不少学者都对此作了考订,例如:钱大昕《武梁祠堂画象跋尾》云:“战国、秦、汉人多以‘且’为名,读子余切(jū),如穰且、豫且、夏无且、龙且皆是;‘且’旁加‘隹’,如范雎、唐雎,文殊而音不殊也。”

梁玉绳《汉书人表考》卷五云:“范雎始见《秦策》,‘雎’又作‘且’。……案古人每以‘雎’为名,如《东周策》‘冯雎’,《秦、楚、魏策》‘唐雎’是已。而‘雎’多作‘且’,与《燕策》‘夏无且’,《卫策》‘殷顺且’,《史》《汉》‘龙且’之类同,而‘冯雎’‘唐雎’,《策》原作‘且’。范叔之名可例观也。……乃《通鉴》胡注、《秦策》吴注音范睢为‘虽’。钱宫詹(大昕)曰:范睢音‘虽’,是误为‘目’旁耳。”

《韩非子·外储说左上》:“范且曰:‘弓之折必于其尽也,不于其始也。’”王先慎集解引顾广圻曰:“范且,范雎也。且、雎同字。”

以上各家的考订,已足以驳正吴、胡注音的谬误。这里再补充两个前人未曾涉及的佐证:

北周庾信《奉和永丰殿下言志》诗十首之五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讵尝游魏冉,那时说范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池水朝含墨,流萤夜聚

唐杜甫《秋日荆南送石首薛明府三十韵》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公时呵猰貐,首唱却鲸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势惬宗萧相,材非一范

       按“雎”字中古韵属鱼部;而“睢”字分属平声“支”“脂”和去声“至”三部,唐时不能同鱼部字押韵。上引庾信诗中的“书”和杜甫诗中的“鱼”均为鱼部字,那么,同“书”“鱼”相押的只能是从“且”的“雎”,而不可能是从“目”的“睢”。然而,在建国以后出版的庾、杜两家诗文集点校本中,关于“雎”字的排印却出现了非常混乱、使人莫衷一是的现象。如中华书局的《庾子山集注》,诗的正文印作“雎”,而倪璠注所引的《史记》中却接连四处都印成了“睢”。又中华书局的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,所录此诗正文也印成了“睢”。杜甫的集子还更胜一筹,除仇兆鳌的《杜诗详注》作“雎”外,其他如杨伦的《杜诗镜铨》、钱谦益的《钱注杜诗》和浦起龙的《读杜心解》等,全都印成了“睢”。这种错误,比标点本《史记》错得更加荒唐,因为它使庾信、杜甫这两位杰出的大诗人变成了不懂诗韵的庸才。其实庾信和杜甫看到的古本《史记》肯定作“范雎”,否则他们是不可能用来同“书”“鱼”相押的。

六十多年前,日本学者泷川资言在撰写《史记会注考证》时,已经注意广泛吸取我国前代学者的考订成果。他把“范雎”之名定为从“且”的“雎”,就是采纳了钱大昕的意见,这是完全正确的。然而奇怪的是,我国近几年来出版的某些《史记》新注本和选译本,却还在沿谬踵误,照抄照搬旧本上刻错的“睢”字,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。

范睢还是范雎? - 李学东 - 幸福像花儿一样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3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